阴阳代理人 > 锦屏春 > 第二百三十九章 珍惜

第二百三十九章 珍惜

    书呆子就是书呆子!

    周安庆脸上虽然在笑,心里却在想,既然迷住了,那就是有情有意了。

    周汉宁摇摇头:「你母后担心你姐姐,你莫要全听她的话,凡事也要问问父皇。」

    周安庆沉吟道:「父皇,您难道不想姐姐出嫁么?」

    周汉宁先摇头后点头:「你姐姐的性情太像你母后了,一旦用情太深,我只怕别人会伤她的心。」

    宁为玉碎不留瓦全,多情只被无情负。

    当年的种种,他还记忆犹新。

    周安庆眸光一沉,冷幽幽的:「父皇放下,儿子不许任何人伤姐姐的心,一日不忠,终身不用。」

    周汉宁似笑非笑:「世间薄情之人,数之不尽,难道你要把他们赶尽杀绝么?」

    「父皇的意思是……」

    「且看天意吧。晴儿心里早就有了思量,情情爱爱,对她来说并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。」

    「父皇……母后听了这话,恐怕会不高兴的。」

    周汉宁笑:「这话我和你母后说过,她没有不高兴,她只说事在人为,总有天时地利人和的好时候。」

    周安庆也笑:「这的确是母后会说的话。」

    他静了静道:「父皇,云州那边行宫已经开始修葺了,长则三个月,短则两个月,父皇准备何时动身?」

    「越快越好,知道的人越少越好。」

    周汉宁很清楚自己的身体,等到天冷了,他的身子又会每况愈下,憔悴不堪。

    趁着天气还暖和,他们要早早动身。

    离京之前,沈凤舒要和家人告别,沈老爷和沈夫人身子还算康健,家中的弟弟妹妹也都长大成人。

    沈凤娇和沈凤晴分别嫁入张氏嫡系,算是和太皇太后亲上加亲。

    皇家,沈家,张家,强强联合,紧密不分。.

    沈凤年如今也做了校尉,英武神气。

    他之前去过一趟沧州,整个人稳重许多,说话办事也更加谨慎仔细了。

    沈凤舒望着他,与母亲感慨:「谁能想到,当年那个小哭包,现在成了威风凛凛的大将军。」

    沈夫人满脸慈爱,笑得眼角满是皱纹:「都是娘娘成全了他,当年让他出去历练,这才没娇惯了他。」

    「是弟弟自己有担当,为了沈家勤学苦练,吃了不少苦。」

    沈凤舒有心交代几句,惹来母亲不舍:「行宫虽好,却不在京城,往后想要见一面都难了。」

    她又微微一笑:「娘亲放心,到了年节的时候,自然要回来的。」

    其实,沈凤舒知道自己在说谎。

    周汉宁的身子不好,到了冬天,稍微吹一点冷风便会咳嗽不止。

    云州温暖,京城风寒。

    这一来一往,太过折腾。

    沈凤舒交代弟弟要照顾好家中的一切,沈凤年似乎听出了姐姐话中的深意,连连点头让她放心。

    曾经的顽童,早已长大成人。

    沈凤舒的身后,不再只有周汉宁一人,还有家族之势。

    七日后,沈凤舒跟随周汉宁离开京城。

    两人一路低调,随行之人皆是乔装打扮,马车马匹行李包囊,看起来也是平平无奇,只是一行乔迁搬家的寻常商户,家中的小厮和丫鬟比较多而已。其实暗中还有大批伪装的侍卫,隐蔽在人群中负责保护。

    周安庆站在信阳门的城楼上,目送着远去的车队,心里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周安晴也默默垂泪,片刻又忍了回去:「皇上为何不让我同去云州?」

    「姐姐别伤心,人多太张扬。等父皇母后安全

    到了云州,我再安排。」

    周安晴心里明白,只好点头。

    周安庆最见不得她伤心,忙道:「姐姐别难过了,让人看见不好,我陪你走走。」

    「皇上不是还要处理政事么?我自己待会儿就好了。」

    「我们从小就在一起,连出生的时候都在一起,现在姐姐难过,我怎么能不陪着你呢。」

    「多谢皇上。」

    「走吧,咱们去喝茶。」

    周安晴有点恍惚,端着茶碗,一直发呆。

    周安庆笑了笑,笑容也略显落寞:「姐姐从来不哭的,父皇母后知道会心疼的。」

    周安晴若有所思,看看四周,望向庭院,轻轻道:「皇上,你觉不觉得这宫中有点不一样了?」

    「哦?」

    周安庆循声看去,并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周安晴淡淡开口:「宫里好像一下子冷清了,没有母后,没有父皇,好冷清。」

    周安庆最怕她伤心,忙道:「你要是也去了云州,那才是冷清了。」

    姐弟俩说笑几句,心中的落寞却迟迟难解。

    从京城到云州,走了还不到半个月。

    行宫冷幽僻静,位于栖云山的半山腰上,车马难行,易守难攻。

    因为那一头白发,周汉宁每日都要束发带帽,沈凤舒总是亲自为他梳头更衣。

    周汉宁望着镜中的她,面带微笑,久久无语。

    沈凤舒抬眸:「看什么呢?」

    「看你有没有藏着心事。」

    沈凤舒轻笑:「这里安安静静,我哪有什么心事?」

    周汉宁抿唇:「我又想起当初,你偷偷为我藏白发的事了。」

    沈凤舒笑:「都是多久的事了,你还记着呢。」

    「我记!我会记一辈子。」

    周汉宁眸光深邃,拉起她的手放在唇边,似轻吻似抚摸:「你为我的心,我怎能不记得。」

    沈凤舒又笑:「怎么了?今儿肉麻兮兮的。」

    周汉宁眼中满含柔情:「这样安静的日子,这样的你我……我心里从未这么踏实过,若是住在宫中,绝不会有这样的感觉。」

    沈凤舒开玩笑道:「是啊,咱们都老了,也该享享清闲。」

    「不许你胡说。」

    他拉着她的手,让他坐在自己的腿上,还想从前那样亲亲密密:「你还不到四十岁,怎么就老了。反倒是我满头白发,早已配不上你了。」

    沈凤舒垂眸看他:「早上又没喝酒,说什么胡话呢?」

    周汉宁微微扬起下巴,望着她的双眼:「这样安稳的日子,我还能陪你过多久,我也不知道……」

    不知为何,他的语气陡然变了,有些低沉,有些惆怅。

    沈凤舒放下梳子,捧起他的脸轻轻抚摸:「我心里已经很满足了。尘归尘,土归土,繁华散尽笑忘忧。你还在这里陪着我,我也还在这里陪着你,明日之事,明日再烦,今日我只想珍惜。」

    周汉宁眸光幽幽,眉间舒展,轻轻拥过她的身体,紧紧抱在怀里,心满意足地笑着,宛如拥有了世间最珍贵的珍宝。

    两人携手二十年,一路见过了繁华,目睹过杀戮和血腥,也经历过温情和美好。

    人生五味,酸甜苦辣咸,如今只剩清清淡淡的余味。

    一颗心,一辈子,有憾无愧。

    此情此景,唯有珍惜,再无旁念。

    全文完

    http://www.yinyangdailiren.la/jinpingchun/33918370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yinyangdailiren.la。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:m.yinyangdailiren.l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