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阳代理人 > 开食馆后我爆红京城 > 第五十章 插钉子

第五十章 插钉子

    周浅容和周夫人坐上了回国公府的轿子。

    周夫人懒懒的吃着点心:“那茶又苦又酸,简直就是在折磨人。”

    周浅容却只是在想着事情,没有注意到周夫人在和她说话。

    “容容……容容?”

    叫了两声都不见周浅容答应,周夫人轻轻拍了拍周浅容: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周浅容摇摇头:“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该不会还在想那个谢寻竹吧?我看啊,真是可笑,待一个丫鬟那么好管什么用,还送到学堂,现在好了,差点一起死。”

    周夫人说的随意,周浅容却皱起了眉:“母亲,珊瑚是个忠心的,虽然不知道她们到底为了什么吵架,但这是个好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好机会?”周夫人坐直了身子,有些认真的听。

    “想要扳倒谢巧儿,就要从她身边下手,她身边伺候的不好动手,谢寻竹的还不能动吗?按照谢巧儿宠爱谢寻竹那样子,肯定会把大部分事都告诉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,在谢寻竹身边插钉子,把珊瑚换成咱们的人?”

    周浅容眸光闪烁:“对,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吵架,但这可是咱们的好机会。”

    不仅仅是帮自己母亲扳倒谢巧儿的好机会,还是帮她除掉谢寻竹的好机会。

    周夫人抱了报周浅容,笑容有些得意:“还是我女儿厉害,那些个小地方出来的女人怎么能比得过呢?”

    周浅容虽然心里也是这么想的,但还是提醒到:“母亲,您可别因为这个就轻视她们,谢家人不好对付。”更何况,还有沈云远……就是不知道,他又是什么态度。

    “母亲不会的。”周夫人自信满满。

    母子俩高高兴兴的回了国公府。

    沈云远和慕青子也以夜深为理由被请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谢寻竹睡醒的时候还没有反应过来,一伸展,便感觉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睁眼一看,陌生的被子,陌生的房间,连身上的衣服都不是她的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,她不是和珊瑚一起溺水了吗?她记得姑姑来了,带着人把她和珊瑚都捞了起来,紧接着她就昏了过去,连怎么在这里出现的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半梦半醒间,她还喝了一杯碗苦苦的中药,身上的衣服好像是姑姑后来给她换的。

    恍惚间,谢寻竹还听到了周浅容的声音,脑子里乱的厉害,谢寻竹理不清思绪。

    谢巧儿一整夜睡不安稳,这里还没有那么多房间,谢巧儿干脆就来了谢寻竹歇着。

    谢寻竹一有动静,谢巧儿就醒了过来:“寻竹,你醒了?身上还有什么不舒服的没有,渴不渴?姑姑去给你倒水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了,姑姑你今晚上没休息吗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种情况,我又怎么能睡得下去呢,看到你好了,我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珊瑚呢,她没事吧?”谢寻竹急切起来。

    谢巧儿脸色却冷了下来:“好了,别提了,咱们回家。”

    谢寻竹有些疑惑谢巧儿的态度:“姑姑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,乖,听话。”

    谢寻竹好奇怪谢巧儿的态度,但是谢巧儿的态度强硬起来,硬是避过了珊瑚。

    等到回了家,谢寻竹都没有看到珊瑚,平常珊瑚做的那些琐事全都交给了管家。

    等到中午,谢寻竹见到了沈云远。

    沈云远神色担忧,坐到了谢寻竹的旁边,低声问道:“现在好些了吗?”

    谢寻竹其实感觉自己已经好的差不多了,但是无论是谢巧儿还是管家都不允许她下床。

    虽然她感觉自己好的差不多了,但是她没有看铜镜,不知道自己现在还是脸色苍白,面无血色,看上去虚弱的好像一阵风都能把她刮跑。

    平时炯炯有神的杏眸也好像蔫了一般,失了精气神,透出来些平常没有的可怜来。

    沈云远只觉得心都化了,忍不住用手试探了下谢寻竹的额头。

    “还好,没有发热。”

    谢寻竹脸蛋红起来,倒是多了两分神气。

    发热的是沈云远吧?怎么能那么热呢,放在她的额头上,把她整个脸都熏热了。

    “嗯?”感觉到手底下的温度越来越高,沈云远有些疑惑:“怎么越来越热了呢?”

    谢寻竹直接把沈云远的手从自己脸上掀了下来,气呼呼的看着沈云远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呀,你是不是拿着手捂来的,手那么烫……”

    沈云远看了看谢寻竹突然发红的脸蛋,脑中灵光一闪。

    谢寻竹睁大了杏眸看着,这个男人真可恶,笑这么好看干什么,确定了,他就是想要勾引她!

    沈云远笑得如沐春风,看一眼便觉浑身通泰,对谢寻竹说话也柔和的不可思议:“和你认真说呢?你现在感觉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谢寻竹还是瘪着嘴:“感觉挺好的啊,我觉得现在去赚钱都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沈云远拍了拍谢寻竹的头:“太夫说了让你好好休息,别想那么多。”

    谢寻竹对着沈云远做了个鬼脸,一脸不服气的样子。

    沈云远失笑摇摇头。

    一看到沈云远,谢寻竹感觉自己身上都多了几分活力,那些躺出来的劳累都没了不少。

    中途谢巧儿来帮他们带了些吃的,没呆多久就匆匆的出了门。

    谢寻竹蹙眉:“我总感觉姑姑怪怪的,好像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一样,沈云远,你知不知道怎么了?”

    一提到这个,沈云远就沉默了下来,刚才的笑容也淡了几分。

    谢寻竹心里咯噔一下:“怎么了,你这样子,肯定有事情瞒着我,是不是关于珊瑚的?怪不得我怎么问姑姑都不给我说!”

    心急之下,谢寻竹就想下床去问个清楚,沈云远赶忙按住她。

    “你别心急,太夫说了不让你剧烈走动。”

    谢寻竹脸上的血色都褪了个干净,有些慌的说到:“我怎么能不着急呢?你们都瞒着我,对了慕青子呢?我还没有见到过他。”

    心里蓦然泛起点酸意,看谢寻竹那副样子,又消散个干干净净,沈云远无奈:“慕青子没事,他只不过今天有些忙,没来的及而已。”

    得知慕青子没事,谢寻竹稍稍放心:“那珊瑚呢,在我昏迷之后发生了什么,为什么你们都不告诉我?”

    http://www.yinyangdailiren.la/kaishiguanhouwobaohongjingcheng/29351882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yinyangdailiren.la。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:m.yinyangdailiren.l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