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阳代理人 > 神秘复苏:夺取诡画 > 第二十五章:开始的婚礼

第二十五章:开始的婚礼

    四月四

    忌:修坟造桥作灶出行安葬盖屋入宅……

    宜:祭祀祈福求嗣开光纳采订盟解除栽种纳畜牧养……

    青城远望,山起薄雾,东浮金线。

    今日非大吉。

    林千的睁开眸子,看着从自己身边离开走入老宅的新娘,他神情很平静。

    “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一瞬间,所有人都睁开了眼睛,身上的酒气被一股阴暗驱散。

    “重新入城。”

    林千站起身,恐怖的鬼蜮直接覆盖住了所有人,只是转瞬之间他们便来到了大川市之外。

    咯咯咯……

    金鸡报晓,那抹在云中跳跃折射的金线陡然变得血红起来。

    红光浮现,眨眼间大川市就变了颜色。

    红绸起,灯笼飘,天穹落白花。

    花轿入川城,礼起客来。

    一个个稻草人提着白色的喜字灯笼从城市当中的各个角落出现,它们全身血红,胸前挂着一朵用稻草编织而成的红花。

    它们脸上洋溢这诡异的笑容,带着这副笑容的它们一步步的朝着城市中心汇聚。

    远处城外的天穹慢慢的变得阴暗起来,一个个人形黑影在山野当中出现。

    它们正朝着这里汇聚,宾客到了。

    随着它们的出现,霎时间一股无比恐怖的灵异从城市中心出现,朝着世界扩散而去。

    一时间,处于城外的所有人,脸色都微微一变,新娘开始招鬼了。

    “进去了,接下来就得靠你们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林千摘下眼镜,随手扔给了杨间,他现在不能戴这东西。

    “需不需要我把小饿死鬼喊过来。”杨间接过眼镜直接戴在了脸上,他看着林千血红的眸子,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喊过来便是,它能吃多少就看它有没有那个胃口了。”看了眼开始汇聚的厉鬼,林千随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杨间直接就消失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见杨间离开,林千没有说什么,转身看了其余人一眼:“各位,小心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林千一步走入了城中,就在下一刻,一条血河拔地而起。

    只是眨眼的功夫,天穹之上一片血海浮现。

    林千就站立在血海之上,与他们的位置刚好颠倒。

    “真是恐怖啊。”周登搓了搓手,看着那片血海以及周围一个个若隐若现的人影,心里说不犯憷是假的。

    “就这些布置,随随便便弄死我一个周登没什么问题,渗人,真渗人。”

    草人提灯走红路,天悬血海等新娘。

    难怪是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的一场婚礼。

    何银儿看着这一幕,那双惨白的眼眸都在颤抖,她摸了摸自己的背包,她不知道里面的那些老物件够不够用。

    “走了走了,进去砍鬼,我负责西边,有没有人跟我一起的?”叶真抽出长剑,眼中有火光在闪烁。

    他有些兴奋了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一起。”王察灵推了推眼镜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和李军,陆志文去北面。”卫景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去东面,有没有一起的?”撑着黑伞的萧阳看了眼其他人开口询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一起。”陆安和周登一起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行,还有没有?”萧阳再次询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加我一个。”何银儿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南面我去,方世明一起?”李乐平看着南边的场景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一起就一起呗,我无所谓。”方世明说道。

    见各自都差不多安排明白了,卫景看向了其他还没有选择的人:

    “你们等会自己选择,想去哪里都可以,不过我这边你们不用来就可以了,我要是可以抽空离开,会来支援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其余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行,进城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卫景和叶真便带头进入了城市当中,其余人立刻跟上。

    他们只能在城里对抗那些赶来的厉鬼。

    所有人各自走向了自己选择的位置,分工很明确,支援方面是看卫景和王察灵。

    他们在昨天晚上就商量好了,他们将厉鬼全部控制起来,然后等卫景或者杨间养的小饿死鬼来吃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有看得上的厉鬼并且可以驾驭的,可以自行抉择,在这个时期厉鬼并不值钱。

    “要走了?可不可以活着回来?”

    大江市,林月儿的公寓当中,她看着收拾妥当的方成始一脸的担忧。

    “这个我不清楚,得看老大的,如果他可以抽空捞我,我活下来的机会会很大。”方成始没有说什么安慰的话。

    事实是什么模样就是什么模样。

    “我哥应该会救你的吧。”林月儿有些不确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或许吧。”方成始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见林月儿自己都不确定的模样,由此可以想象林千这个老哥在她心里的映象了。

    她这个老哥除了她和可可以及诡新娘谁也不在乎,要说在危急关头救一下方成始这个妹夫,或许还真的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但如果林千那个时候很闲的话,或许会救一下的。

    林月儿很不确定这些事情。

    “行了,我走了,那边已经开始了,我得走了。”

    方成始拍了拍林月儿的肩膀,笑容很和谐,那边已经开始了,看那些从大江市往外走的厉鬼就可以看出来。

    诡新娘的招鬼已经触发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一定要活着回来。”林月儿咬了咬嘴唇说道。

    “看运气。”

    方成始说了一句,然后他的身体开始消失,一道诡异的电话铃声出现,朝着窗外掠去。

    听着耳边快速远去的铃声,林月儿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她有些看不到未来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出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一栋高楼上,两男两女看着那些朝着城外走去的厉鬼,神情极其疑惑和凝重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东西在吸引它们?”宋瑜皱着眉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谁知道?”许清萧抱着手随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要不去问问方大哥,他应该知道这是怎么回事。”夏含心沉默了一会说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提议,宋瑜和许清萧都觉得可行。

    “不用去了,刚才他已经联系过我了,让我们在这里老老实实待着就可以了,什么都不要去探究,我们不是异类,参与不进去这次行动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行动是什么,你们也别问,反正我也不清楚。”田云霄面无表情的说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其余三人神情都有些变化,需要异类才可以参与进去的行动,这代表着什么他们很清楚。

    “要出大事了,希望是个好事。”许清萧一脸无所谓的说道。

    没有人附和他,他们只是静静的看着那些离开的厉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这次你就不要去了,你虽然是异类,但保命的本事还没有小黑厉害,你就在家里看着就好了,看到有鬼前往城市或者村镇你就把它们扔走就可以了,其余的你自己看着办。”

    一颗老树下,一个老人坐在一只体型硕大的藏敖背上,开口对着一个青年说道。

    “爷爷,您确定让我留下来?”聂申有些不放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难不成你想去?就你身上的厉鬼,捞个鬼还没什么,可要是和厉鬼硬碰硬你能讨到好?”

    “哪怕能讨到好,那么多厉鬼你可以弄几个?你连我敲闷棍的本事都没有学去,就不要想着去送死了。”老人面无表情的说着。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“爷爷,你知不知道,你就是因为敲闷棍才有今天这一遭的。”聂申一脸严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话都不会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算了,我也懒得和你说什么了,那边开始了,我得走了,你自己安分点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老人叹了一口气,也很无奈,今天这档子事完全就是因为他一时嘴贱和脑子拎不清。

    没事去算计那小子干什么,现在好了,想躲都躲不掉。

    看着不远处那些从河里走出朝着大川市走去的厉鬼,他很清楚的知道一件事,被邀请了不去的人,大抵就跟这些鬼是一样的下场了。

    诡新娘的招鬼可不分你是不是队友的。

    只要被邀请就必须前往,这是宾客之礼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爷爷,您自己小心。”聂申叹了一口气也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老人家的古怪性格没有改就是麻烦。

    看着骑着小黑消失在远处的爷爷,聂申摇了摇头提起捞尸杆朝着大河走去。

    今天的大河会格外的汹涌。

    湘西,诗林古镇。

    “你想好了?确定要去趟这滩浑水?”

    小院当中,一个风华绝代的女人看着旁边抱着双膝的牟心柔。

    “林大哥在那里,我去可以帮上他的。”少女抬头望着天边的红日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去的话,你有可能会死的,到了那里所有人都平等了起来,任何保命手段到了里面都无法触发。”

    “这意味着每个人在里面死了就真的死了,那里就是一个擂台,一个人与鬼的擂台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想好了?为了一个才认识几天的男子这样真的值得?”

    “再者,他真的需要你帮忙吗?”女人凝视着少女,长袖飘摇,她有些不想让少女去那里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需要的吧,毕竟他也是人。”少女喃喃自语着。

    听到这回答,女人顿时被气笑了:“人?他都可以算人,说他一句人不人鬼不鬼都算是抬举他了,如果不是看到过他,我根本不会相信这个世界上有这种东西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你见过思想与人格无时无刻不在被替代的人吗?如果不是记忆还算正常,那小子可能早变成了别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虞姐姐,有些事情是不得不去做的,我怕我这次不去,以后就没有机会了。”少女咬着嘴唇说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被少女称为虞姐姐的女人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看到了一些什么?”她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看到了一个片段,我不清楚是不是真的,但我害怕这是真的,所以我要去看看,或许,或许……”

    少女泪眼朦胧的看着远方,此刻的她心里有些空落落的。

    “或许你可以代替他?”

    女人将少女没有说完的话说了出来,她望着这个精明又傻的少女,一个男子而已,至于如此?

    这个时代的异类真的会有感情?

    女人有些想不明白了。

    少女听到她的话,没有说话,只是沉默。

    见少女当起了闷葫芦,女人长长的叹了一口气:“行行行,让你去就是了,给,这个你拿着,有了这个你活下来的机会会大很多。”

    女人递给了少女一个青色的小虫子,虫子差不多两根手指大小,生甲壳长口器,类似圣甲虫但是又不太像。

    看起来很平平无奇,可上面弥漫着阴冷却说明了很多事情,这是一只鬼,极其特殊的鬼。

    少女听到虞姐姐答应让她去,她顿时笑了起来,连忙接过她递过来的虫子:“多谢虞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自己小心点,别犯傻,活着总比死了要好。”女人没好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嗯,我会的,那我走了哈。”

    看着迫不及待朝着外面走去的少女,女人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,也不知道这恋爱脑是随谁。

    她记得她以前也不这样啊,再说了隔了那么多代也不会出现遗传的情况才对。

    真是搞不明白了。

    少女的心思,没人会懂。

    “算了,不管了,我也得去帮忙了。”女人拍了拍衣服站起身,朝着院子外走去。

    做完厉鬼源头之一的湘西,这里是需要布置一下的。

    从冥婚开始的那一刻,所有的布置都进行了起来。

    该去现场的去现场,该在城市当中让厉鬼绕路的绕路,每个人在今天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。

    坐享其成这种事情不会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大川市。

    从各个地方而来的厉鬼从各个方向入城,东边的方向卫景在快速的吞吃着入城的厉鬼,李军身上的鬼火几乎快将这个方向的城区给覆盖住了。

    陆志文的脚下,一片片的土地开始木化,然后被鬼火点燃。

    李军点火,陆志文添柴,卫景吃鬼。

    一人控制,一人辅助,一人主力,分工很明确。

    在西面,可以看到一道道剑光以及一个个被砍飞的厉鬼,王察灵负责将叶真砍翻的厉鬼装入容器当中,然后在由他父亲将其送到卫景身边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人几乎守住了整个西边。

    北面的光景有些奇怪,天穹之中,血海之下,一片雨幕笼罩住了那片区域,一个个撑着雨伞,无脸的男人出现在雨中,它们纷纷朝着那些在雨水当中行动缓慢的厉鬼走去。

    周登,陆安就在哪里收集着被雨水冲到他们身边的厉鬼,而何银儿则在准备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他们的配合一样很不错。

    东边的情况就比较诡异了,李乐平和方世明,以及几个其余刑警,全部都消失不见,而诡异的事情就在这里。

    每一只从这里进入的厉鬼,在进入这片区域的瞬间,全部消失不见,只是眨眼的功夫而已。

    那些厉鬼就仿佛进入了一个未知的世界当中,极其诡异。

    每个人的手段都不同,但目的都是一样的,就是减少厉鬼进入城中的数量。

    此刻站立于血海当中的林千,他看着那从老宅前开始颠倒浮空的花轿,神情很平静。

    “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霎时间,平静如镜面的血海轻起涟漪,一口血红棺材缓缓的从血海当中浮现,与此同时一面古朴的镜子突兀之间出现在了红棺的前方。

    镜面出现波纹,两根龙凤烛被映射到了血海之前。

    林千看了眼下方的场景,场面还算可以,目前来的厉鬼都比较弱,恐怖的厉鬼还没有到。

    “希望你们能活下去。”林千喃喃自语了一句。

    然后他直接打开棺材,进入了其中。

    一口红棺材已经立起,只要等新娘乘坐花轿绕着大川走一圈,然后在回来立起第二口红棺材,那么第一步的仪轨就算完成了。

    然后正式的冥婚就将拉开序幕,到了那个时候,招鬼的影响会更恐怖。

    这也代表着叶真他们面对的厉鬼将会出现跳跃性的提升,s级厉鬼将会随处可见。

    隐藏在现实当中的所有s级厉鬼,希望你们可以顶住。

    林千闭上眸子,棺材盖缓缓的合上,两朵血色的烛火高于蜡烛跳动着,鬼镜当中映射着晃荡的血海。

    血海当中那一个个提着灯笼的饿死鬼,在鬼血中起起伏伏,说不出的诡异与惊悚。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yinyangdailiren.la/shenmifusuduoquguihua/33918367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yinyangdailiren.la。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:m.yinyangdailiren.l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