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阳代理人 > 四合院模拟器:我看谁敢坑我 > 206、各有算计

206、各有算计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于鬻菊夫妻俩下班回到了家,许大茂瞧见之后,立马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说清楚来意之后,于鬻菊大喜过望,“这么快?”

    许大茂颇为得意地看了一眼他身旁的吴梦梦,“那是当然,我许大茂出手哪还有做不成的事儿?”

    “快说说那人是谁。”吴梦梦问,她非常想知道砸碎了自家玻璃窗是哪个坏家伙。

    许大茂笑道,手指指着贾家的方向,“棒梗那小子干的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许大茂将自己如何得知,如何查清楚的前因后果都与他们说了。

    于鬻菊听后气的鼻子冒烟,“这混蛋小子,真是恶毒!”

    “我就没见过像他那样的坏种!”吴梦梦也气呼呼道,“徐大哥,这次的事情要谢谢你了,要不是你我们俩可能永远也不知道是谁干的。”

    “嗨,咱们是好朋友啊,跟我客气个啥?”许大茂嘴上客气,心里却是美滋滋的,心想着他花出去的二十块钱真值。

    “走,咱们过去找秦淮茹要个说话!”于鬻菊带着两人一同到了后院。

    笃笃笃!

    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,秦淮茹过来看门,瞧见了是于鬻菊夫妻俩和许大茂,顿时明白了他们为何而来。

    不过她仍旧装作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,“你们有什么事儿吗?”

    于鬻菊气呼呼道:“让你家的棒梗出来!”

    “他是犯什么错事了吗?”

    “哼,你的好儿子,把我家的玻璃窗给砸了!”

    “啊?不会吧?”秦淮茹惊讶道,“我家棒梗是好孩子,不可能干出这样的事情啊。”

    “好孩子?”于鬻菊冷笑,你们家的棒梗名声在外,附近两三个街道,谁人不知谁人不晓?你们贾家出了个‘盗圣’。

    “你还要偏袒他是吗?行,吴梦梦,去把一大爷二大爷三大爷都喊来,我就不信了,没人能治得了你们。”

    秦淮茹一听‘急了’,急忙拦道:“有什么话好好说啊,别有事儿没事儿的就招呼人家,他们也都是刚刚下班,这会儿正吃饭呢。”

    见到秦淮茹焦急的模样,吴梦梦更加确信她就是在袒护棒梗,所以才一再的阻拦不想要事情闹大,不过她越不想看见的事情,吴梦梦就越要实现,她立马去找了三位大爷。

    一大爷一听,是棒梗把于家的玻璃窗砸了,这可不是小事,毕竟这座四合院十几年都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,必须要严肃对待。

    于是一大爷立马吩咐下去,召开全院大会。

    “秦淮茹,你在全院大会上好好的解释吧!”于鬻菊扭头离开。

    吴梦梦瞪了一眼秦淮茹,也跟着于鬻菊走了,至于许大茂,他在心里冷笑了两声:不好意思啊秦姐,我这边有需要,还请你做点牺牲。

    中院里摆了一张八仙桌,一大爷坐在首位,二大爷和三大爷一左一右的坐了下来,院子的其他地方摆了许多条凳,家家户户的都跑过来看热闹,有的端着饭碗,有的嗑着瓜子,还有的抱着孩子。

    各家最少也来了一位作为代表,不过这年头没啥娱乐活动,也就以看热闹为乐,所以此时来了不少人。

    八仙桌前面的有处空地,于鬻菊和吴梦梦坐在中间的条凳上,许大茂站在吴梦梦的身后,秦京茹瞧见了立马走过来跟许大茂站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秦淮茹则是领着孩子来到了于鬻菊对面坐着,一脸的不满。

    一大爷易中海见人来的差不多了,开口道:“大家都知道,昨天晚上于鬻菊房子的玻璃窗被人被砸了,这种事情咱们四合院几十年都没有出现过,所以这次出现的影响极为恶劣,必须要严肃地对待!”

    易中海定下了此次开会的基调,二大爷刘海忠喝了一口茶水接着话茬道:“一大爷说的对,这事儿必须要认真对待,一块玻璃没多少钱,但是兴致之恶劣,是极其罕见的,别的四合院多少年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事情了,为什么就唯独咱们四合院出现了这种事情呢?”

    刘海忠说着话,看向了院子中间坐着的秦淮茹母子俩。

    “不管是谁干的,不管什么目的,砸人窗户这种手段太过分了,是一个极为不好的开头,如果传出去了,是对我们四合院声誉的重大打击,别人会怎么想咱们这个四合院?他们会说咱们四合院出了坏种,是道德败坏!

    今年年底的街道办更不可能评给咱们先进集体的奖状,也会让我们名声不好听,以后啊,咱们面对其他四合院的住户时,还怎么抬得起头来?

    所以啊,我作为院里的二大爷,一定会配合一大爷处理好此事,一定要坚决地杜绝这类事情的发生,决不能让这种事情出现第二次!”

    刘海忠说完,闫阜贵眯着眼睛笑了,“刚刚二大爷有句话说的不对,他说一块玻璃不值多少钱?错了!一块玻璃八毛钱,这八毛钱能买好几斤棒子面呢,省着点儿做成窝窝头,够吃好几天的,怎么能说没多少钱呢?”

    闫阜贵的关注点与他们不太一样,他很在意钱,这也是迫不得已,就他那点工资,想要养活一大家子,不算计着点儿过日子,恐怕家里早就饿死人了。

    闫解成听了亲爹的话,忍不住暗中白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人群中有日子过得跟他一样艰难的,纷纷认可他说的话。

    听到人群的认可声音,闫阜贵笑呵呵的点着头,易中海扭头看向一边的于鬻菊,“你来说说吧,是谁干的,你是怎么发现的。”

    于鬻菊站起身来,气呼呼的往前跨了两步,距离秦淮茹也只有三步之远,指着棒梗说道:“是这小子干的好事儿。”

    秦淮茹一听就急了,“你凭什么说是棒梗?!棒梗招你惹你了啊?!”

    秦淮茹说话带着哭腔,泪水已经沾湿了她的脸颊,看起来楚楚可怜。

    许大茂叹了口气,别怪我秦姐,棒梗啊棒梗,你别忘了咱们的约定,老老实实的承认,我就可以跟吴梦梦的关系更进一步,到时候,嘿嘿嘿嘿……

    许大茂畅想着美好的未来,殊不知秦淮茹早已经知晓了他的想法,这会儿正准备挖坑坑他呢。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yinyangdailiren.la/siheyuanmoniqiwokanshuigankengwo/33918377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yinyangdailiren.la。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:m.yinyangdailiren.l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