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阳代理人 > 玄幻三国:开局桃园四结义 > 298,陈元上洛,布局未来。

298,陈元上洛,布局未来。

    刘备他们如何处理杨家,陈元是感知不到了。

    因为这货现在完全处于昏迷之中了。

    盖因,陈元妄动自己的法相神通,用万法金轮肆无忌惮的借助荆州诸多强者的力量,幻化远古和上古至宝,导致法相近乎承受不住,要不是陈元的法相实乃是千古难得一见的玉京白泽相,早就法相崩溃而亡了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陈元也不好受,生生的昏迷了三天这才醒过来。

    陈元睁开眼的第一瞬间,看到的便是刘备。

    此时刘备正坐于一旁守着陈元,看到陈元醒了过来,疲惫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「四弟,你醒了,头还疼吗?」

    陈元挣扎着起身,感受了一下。

    还好,基本上没什么大碍了,就是精神还有一些萎靡罢了。

    刘备帮着把陈元扶起,让其靠在床头之上。

    「大哥,我没什么事了,倒是这几日让你辛苦了。」

    刘备摆摆手:「自家兄弟,不用说这些见外的话。」

    陈元点点头,没有过多的矫情。

    他们兄弟之间的感情,再矫情就有点见外了。

    陈元稍稍沉默了一下道:「大哥,如今的形势怎么样了?」

    刘备稍作沉吟:「不好不坏吧。」

    陈元作疑问状。

    这什么意思?

    什么叫做不好不坏。

    要知道,荆州这一次可是一次性干掉了五个家族。

    其中颍川陈氏和弘农杨氏都是那种影响力非常巨大的家族。

    更何况,其他三家也不是什么无名小卒。

    这样五个家族被荆州一扫而过,怎么可能会不引起大的波澜呢。

    且不说其他人,单说跟这些家族有姻亲的,有利益关系的,必然会发动自己的势力疯狂的弹劾荆州的。

    看着陈元疑问的样子,刘备索性就把金风卫从各地传来的消息递给了陈元。

    陈元接过来一看,就明白了刘备所谓的不好不坏的意思。

    先前,陈元跟刘备商议过这个事情。

    如果他们真的动用荆州高手横扫五大家族,会有什么样的后果。

    最坏的结果就是朝廷宣布荆州为叛逆,派兵镇压,然后各地的豪强踊跃出兵出粮,讨伐大军兵临荆州,无数高手随行。

    最好的结果就是朝廷看在陈元鉴天台副台主的份上,默许陈元的行为,不管不问,而诸多世家豪强畏惧荆州的力量,对五家灭亡的结果采取默认。

    现在呢,各地的豪强虽然畏惧荆州的实力,但是却没有无动于衷,而是积极发动自己在朝中的势力,疯狂的弹劾荆州。

    各种各样的罪名,总之在朝臣口中,荆州已经成为了众失之的,不杀不足以平民愤,不灭不足以正朝纲。

    只不过呢,天子却是没有发表任何意见,只是把军权牢牢的控制在手中。

    颇有一点稳坐钓鱼台,坐看风云起的意思。

    陈元明白,天子这是在等荆州的态度呢。

    固然汉灵帝希望看到荆州削弱豪强的力量,可是荆州这一战展露出来的实力也把汉灵帝给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如此多的高手,万一刘备有不臣之心,那乱子可就大了。

    不管汉灵帝怎么希望荆州打压豪强,可是他总归是天子。

    在他在位的时候,他不想看到任何一家地方势力能够威胁到中央。

    现在刘备就有了这样的力量了。

    所以,天子再等荆州的态度。

    准确的说再等刘备和陈元的态度。

    如果荆州

    识趣,那么对荆州这一次胆大包天的行动,汉灵帝就会轻拿轻放。

    如果荆州不识趣,呵呵,那你刘备就去交州吃鱼去吧。

    当然,你刘备可以造反,那你就造反试试。

    别看现在荆州实力强大,但是真要现在造反,刘备和陈元可都不会这么干的。

    因为这太蠢了。

    简直蠢的不能再蠢。

    何必为王前驱啊。

    所以,造反是不可能造反的。

    既然不能造反,那就只能向天子示弱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如何示弱却是需要商议一下。

    陈元对刘备道:「大哥,把诸位先生请来,一起商议一下善后的事情吧。」

    刘备担忧的看着陈元:「四弟,你身体能行?」

    陈元笑了笑:「大哥,没事,我就是神魂使用过度,休息了这几日,已经好了很多了,不妨碍的。」

    刘备看陈元模样,确实不像有什么大问题,就把荆州诸人都传到了大堂。

    这边刘备和陈元也来到了大堂之中。

    各自坐好,刘备对众人道:「诸位,如今朝议纷纷,我荆州已成众失之的,如何应对,诸公可有何良策?」

    荆州诸多谋士几乎全都在了。

    首席自然是陈元。

    不过,陈元虽然心中已经有了大概的想法,但是他却没有先开口。

    因为以陈元如今的声望和威势,如果他一先开口,剩下的人就会有很多顾忌,就不好再畅所欲言了。

    这就跟丞相一样,议事的时候,丞相自然不可能先开口,要等下面的人先说话,等下面人说完了,丞相才会做个总结汇报给天子。

    如今陈元在荆州,实际上就是等同于丞相的身份。

    顾雍呢?

    顾雍就是尚书令了,主管政务。

    除了首席,剩下的人中,顾雍基本上就是第一了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来得早,能力强,而且负责荆州诸多政务,名副其实的陈元之下第一人。

    所以,陈元不说话,顾雍就可以先说了。

    顾雍想了想道:「如今朝中形势对我们荆州很是不利,究其原因之一,就是因为朝中没有为我们荆州说话的人,我们是不是能够设法与朝中大臣练习一二,也好为我们转圜一二。」

    顾雍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,荆州现在的困境之一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朝中没有鼎力的大臣。

    原本卢植倒是可以,可是卢植跟刘备一起被封了州牧。

    一些人听了顾雍的话,纷纷点头,表示赞同顾雍的想法。

    戏志才看了看顾雍,然后开口道:「主公,军师,元叹之言固然有理,可是我们要考虑到一个问题,那就是朝中大臣几乎尽出豪强之家,恐怕对我们荆州没有多少好感,想要结交怕是有些困难,况且如今远水解不了近渴,我们必须尽快给天子和朝廷一个交待,不然时间一长,恐会生出更多的变故。」

    戏志才的话显然直中问题的核心。

    现在最重要的问题就是荆州要给天子,给朝廷,给天下一个交待。

    虽然荆州扫平五家是因为这五家之人出手围杀陈元,但是陈元毕竟没有死。

    而现在五家却都是死伤惨重,甚至司马家都被灭门了。

    杨家也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留下的都是一些血脉很远的分支了,对弘农杨氏没有什么关系和情谊的。

    众人听到戏志才这么说,也是纷纷点头。

    一时间,众人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刘备听了一会之后,看向陈元:「子初,你有何良策?」

    众人听到刘备问陈元,都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可见此时陈元的威势。

    陈元略显苍白的脸上突然露出一丝笑容:「诸公,不用慌张,我荆州弱小的时候尚且没有怕过什么人,如今已经强大到这个地步,又何必怕谁来着呢?」

    陈元这话先是定个调子,那就是荆州可以示弱,但是却不能落了自己的威风。

    不然的话,那些豪强一旦看到荆州自己主动示弱,说不定就会有其他的想法了。

    陈元看着诸人道:「我的想法是,现在大家都觉的荆州太强了,强的让人有些恐惧了,既然如此,那我们就分流。」

    分流?

    众人疑惑?

    军师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陈元也没有卖关子。

    「现在我已经是太学祭酒,鉴天台副台主,此事过后我就要进京,索性我就带走一部分人去洛阳,去到天子眼皮底下,这样天子就会安心了,诸公以为如何?」

    恩?

    众人听到陈元这话,不由的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这未免不是一个好办法。

    首先陈元这个时候进京,有几分作为人质的意思。

    天下人都知道,陈元是刘备的四弟,只要陈元在洛阳,刘备就不可能造反。

    因为刘备如果不顾陈元安危造反的话,那荆州就会分崩离析的。

    第一个不答应的就是关羽和张飞了。

    而关羽和张飞可是刘备掌控军队的两张王牌。

    所以,陈元这一去,天子就会安心了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陈元如果进了洛阳,那荆州在洛阳也就有了鼎力之人了,不至于在朝争的时候没有人为荆州说话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还有一个深层次的原因,那就是陈元想借此把荆州的势力蔓延至天下各地。

    也许有人说,这些人如果离开了荆州,能够保证他们不会生出其他的心思吗?

    确实不能保证。

    可是只要不是傻子,就知道荆州如今的势力,日后定然是最有希望成事的。

    如果这个时候离开荆州,那跟49年投降果党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所以,陈元自信,没有傻子会脱离荆州的。

    当然,不排除有些人一时昏了脑袋,他就是要自立,就是要跟荆州作对。

    这样也不怕。

    陈元会让这些人知道知道金风卫的厉害,知道知道他陈元鉴天台主的威能。

    鉴天台副台主的威势是十分大的。

    就如同王越一般,一般的太守对上王越都不够看。

    鉴天台副台主拥有先斩后奏的权力。

    这个权力的上限恰好就是两千石。

    当然,时候必须有合理合法的解释,不然一旦鉴天台乱用这个权力,那天下岂不是要乱套。

    即便是锦衣卫也不可能这么肆无忌惮的。

    最后一个便利之处便在于,荆州这样做,让外人看来有一种自废武功的意思。

    虽然陈元还是刘备四弟,但是在洛阳和在襄阳那就是截然不同的结果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陈元还要带一部分人去洛阳,这样荆州的实力就会被削弱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结果,豪强也是可以勉强接受的。

    众人都是聪明人,自然都想到了其中蕴含的几重意思,不由的心中感叹。

    军师果然多智如妖。

    看到大家没有意见,刘备直接拍板:「既然如此,那我们就安军师的办法去办,谁要去洛阳的,等会去跟军师说,都听军师安排,明白没有?」

    众人纷纷拱手:「遵命

    !」

    那些人去洛阳,陈元心中差不多有了大概的人选。

    主要还是要义北方来的这些人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这一次陈元布局的主要方向就是北方四州。

    而他们有着天然的优势。

    至于说会不会造成豪强势力壮大,这个问题陈元早就有所考虑。

    异地为官便是了。

    就像吕布和张辽以及赵云一样。

    陈元肯定不会让他们在家乡为官的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就不存在和豪强勾结的情况了。

    陈元这一次之所以有这样的想法,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,荆州现在人才有点饱和,很多人都无法走上更高的职位。

    加上襄阳书院还在源源不断的培养人才,如果再局限于荆州一地,必然会让很多人出现有才不能尽用,有志不能伸的局面。

    这样很不好。

    所以,现在就是要走出荆州,进入洛阳,布局天下,也为未来董卓乱政之时能够抢到最大好处做准备。

    在陈元的谋划中,董卓乱政的最好结果就是,董胖子跟关东群雄打个你死我活,最后董胖子把天子以及天子的两个儿子全都干掉,然后再干掉一些不合时宜的大臣。

    为刘备入京铺好路。

    当然,陈元需要被董卓控制在洛阳,而且杀人也只能杀一些公卿大臣,普通百姓以及洛阳城是短短不能毁的。

    如果董卓不听话,陈元会教他做人的。

    想到董卓,陈元突然想起了一个事情。

    那就是贾诩和李儒。

    这是西凉军中唯二的两个智者。

    战略大师。

    李儒这人战略方面绝对满值,而且智谋也是强的一逼。

    只可惜,所助非人。

    不然的话,汉末局势如何发展还真不好说。

    以董卓当时的实力,如果听从李儒的各种建议,说不定真有可能成就一番伟业。

    挟天子以令诸侯,还有十多万的西凉大兵,足以纵横天下了。

    只可惜,这家伙进了洛阳之后,就成了一个憨憨。

    到最后落得一个身死族灭的下场。

    李儒现在多半是搞不来的,贾诩倒是可以试试。

    先前陈元让人去找过,可惜没找到。

    等到了洛阳,一定要把这家伙给弄来。

    这玩意太危险了,危险指数五颗星。

    http://www.yinyangdailiren.la/xuanhuansanguokaijutaoyuansijieyi/33918387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yinyangdailiren.la。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:m.yinyangdailiren.l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