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阳代理人 > 异能空间:少东家的小娇娇她超甜 > 第二百六十章 夜半发作

第二百六十章 夜半发作

    鱼则是由她和李飞扬一起去捞出来的,是他们俩在一次进入深山发现的一个水潭,因为水潭是隐蔽在大山中的暗流形成的水潭,虽然水潭多多少少也受到了旱灾的影响,但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,受到的影响不大,只是水量有所下降而已。

    潭里的水有多深他们不知道,因为他们没有下到潭水里试过水的深度,不过潭水清澈见底,想来是没有受到过污染的原因。

    站在潭边都能清晰的看到潭底的鱼儿游来游去,可能是没有劲敌的原因,潭底的鱼儿个头都不小,李飞扬用梁果果在网上买到的渔网打捞了不少鱼,大部分都存放到了她的空间里。

    期间有两次还拿到镖局的练武场,卖给了家属们,卖出来的价格都不贵,他们之所以要收大家的银子,也是不想养成大家不劳而获的思想。

    毕竟升米恩斗米仇。

    梁果果还担心会出现难产的情况,她还没有活够,可不想意外在自己的身上发生,可是在这古代,没有先进的科技,不能剖腹产,该如何是好?

    她有想过买架做B超的仪器来这边,然后在做产检时间到的时候,让夫君偷摸着给自己做检查,但这也只是想想而已,那东西她买不到。

    为了能顺利生产,她最后拿出一颗五百年的人参出来切片,为生产时出现脱力现象准备的,这人参还是因为年份高,她之前舍不得拿出来熬煮增加内力,存放在空间里保存下来的,是她空间里唯一新鲜的一根人参了。

    这一天梁果果才睡下没有多久,突然就感觉到了肚子有些下坠,涨涨的疼,她不停的用手在腹部轻揉。

    她的动作吵醒了轻觉的李飞扬,他赶忙坐起身来,点上煤油灯照亮,就见身边人一直揉着肚子,担心的把人叫醒,「果儿,你哪里不舒服?肚子疼吗?是不是要生了?我...我去叫娘。」

    越说越急,说完就要下床。

    梁果果赶忙拉住他,脸不知道是疼得红了,还是不好意思红的,「别,我好像是想上厕所。」

    别怪她要用好像,因为她也不是很肯定,就是想上又不想上的那种感觉。

    「呼...」李飞扬重重的呼出一口气,真是吓到他了。

    「你忍忍,我出去拿痰盂进来。」他娘说了,果儿的肚子大了,最好用痰盂。

    「不行,那东西我用不惯。」梁果果想也不想就拒绝。

    「唉...先把衣服披上,我送你过去。」李飞扬无奈,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,每次都这样,不管是自己,还是他娘怎么说,果儿都不听。

    梁果果:这么丢脸的事,她才不会做。

    李飞扬拿来一件披风,披好之后,才把人给扶下床。

    梁果果来到茅房,刚蹲下,肚子就不疼了,她一愣,这是有不想上了?过了一会儿,还是不想上,但她刚有站起来的想法,肚子又疼起来了,无法,她又坐了下去。….

    茅房里有个蹲凳,是为梁果果准备的,随着她的肚子一天天的大起来,上茅房蹲下不方便,她自己设计,李飞扬拿着图纸出去找木工做的。

    「果儿,差不多该出来了。」李飞扬担心她在厕所呆时间长了出事。

    梁果果轻轻的揉着涨疼的肚子,她不敢用力,一用力就怕出事。

    主要是她以前听说过有的人把孩子生在厕所里面,她担心自己一个用力,孩子就掉到厕所里面了。

    梁果果心想:我现在的情况,是不是真的要生了?以前就听别人说过,孕妇在发动之前,肚子就会有阵痛,她现在就是,一会儿痛,一会儿好的现象。

    「哦...就来。」梁果果这时候正好一波阵痛过去,觉得自己的猜测应该是正确的,于是赶忙应声。

    梁果果出来的时候,肚子又疼了起来,她皱着眉头,抱着肚子微微弯着腰往外走。

    李飞扬赶忙上前关心的问道:「肚子还疼?」

    梁果果没有立刻回答,待那阵阵痛过后,才呼出一口气说道:「夫君,我怕是真的要生了。」

    「要...要生了?」李飞扬一怔,接着就是紧张。

    梁果果点头,「应该是的。」

    「那...那我去叫娘。」说着,李飞扬就松开了她的手,转身就想要去叫人。

    梁果果立即拉住他的衣袖,待对方停下,她才没好气的说道:「着什么急?孩子没有那么快生下来的,你先把我送到产房那边。」

    李飞扬用力的拍了一下脑袋,懊恼道:「对对,我们先回产房。」

    话落,他立即弯腰把人拦腰抱起来,向产房的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真是该死,自己刚刚怎么能把果儿一个人扔在这里呢?

    虽然房间里黑漆漆的,但他五官感知灵敏,准确无误的把人放到产房的床上,然后走到放着煤油灯的地方点燃煤油灯,房间瞬间变得亮堂起来。

    刚刚的紧张之后,他现在稍微冷静下来了一些,走到梁果果的身边,声音平缓的问道:「果儿,还疼不?」

    梁果果摇头,「现在又不疼了。」

    「你在这里等着,我去叫人。」李飞扬不放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「去吧,别着急,我也才刚刚发作而已,离生下孩子还早。」不想他太过担心,梁果果笑着安抚对方。

    李飞扬也不想自己的担心,影响到果儿,害她紧张,于是笑着轻拍了下她的肩膀,保证道:「我知道,我不着急,不过该准备的还是要提前准备好,这些我都不懂,得去叫娘来安排,你等着我,我很快就过来。」

    梁果果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李飞扬笑着出门,出了门之后,他脸上的笑容瞬间变成了着急,脚下轻功运行,一个呼吸之间就来到了他娘的房门外。

    生孩子的事情重要,他也不管礼不礼貌,一来就猛敲门。

    「来了来了。」在李飞扬正准备敲第二次房门的时候,房间里传来了李彦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时候能来敲门,而且还是这么着急的,不用问,就知道是谁了。

    一息时间不到,李彦夫妻俩就披着外衫打开了门。.

    班班是我的名

    http://www.yinyangdailiren.la/yinengkongjianshaodongjiadexiaojiaojiaotachaotian/33918381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yinyangdailiren.la。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:m.yinyangdailiren.la